BlueManUtd

喜欢看球,听歌,偶尔写点东西

【足球诗集】
那些为国征战的士兵,那个唱着永不独行却最终不得不独自行走的人,那个最好的时代。

【当教练的真实目的】双德/微隆包&特兰

CP:Frank Lampard/Steven Gerrard

隐性隆包、特兰。

梗来源于和 @小卡的风衣 的讨论。


[第一章·短信提醒]

2018年7月29日。

“嘟——嘟——”兰帕德的手机一天里第三次振动起来,又是一条短信,来自杰拉德,他的前国家队队长。

“我看到你们和曼联的比赛了,很精彩,你们值得一场胜利。”

兰帕德和杰拉德用短信交流教练心得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准确的说,有一个月了。

最初是杰拉德听说他当教练之后来找的他,从此短信就没有断过,他们从技战术讨论聊到球场轶事,从球场轶事聊到个人生活。

“你们的欧联杯踢得也很不错,但我想如果你用4-2-3-1,不用4-5-1,效果会更好。”

“没办法,我有几个中场球员伤停,不然我肯定不会退而求其次。”

兰帕德几乎可以想见在格拉斯哥的杰拉德是怎样一副忿忿不平的表情,他太熟悉这种表情了,每次坐在替补席上的时候,利物浦人都是这样一种表情。

他们的交流称得上愉快,有时候甚至愉快得过了头,兰帕德会忘记自己明天还有一场英冠要指导,杰拉德会把拿下苏超榜首的任务抛之脑后。

当然,偶尔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苏格兰下雪了!!”十二月的某一天,杰拉德给兰帕德发了一条这样的短信,后面跟了好多个emoji。

“可惜,德比郡今年多半是不会下雪了。”兰帕德望向窗外,倒是阴云密布,不过大概率是下雨。

“你们最近踢得不错,英冠的竞争强度的确是比苏超大点。”杰拉德干巴巴地自嘲道。

一阵“尴尬”的沉默,当然,这是在杰拉德看来。

在兰帕德这边,他只是不断打下一串字又不断删掉,始终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者该怎么说。

他其实是很想见见杰拉德,但他也知道这周苏超和欧联杯都有比赛,作为主教练有多忙,兰帕德早就体验到了。

他只是还有点希冀,如果杰拉德这时候出现在德比郡的阴云下,站在他的门口……

“我们见一面吧,我想你了。”

过了两分钟,兰帕德才意识到自己把刚才打出来的一行字发过去了,想撤回已经来不及了,他捂着脸,仿佛这样就能保住他的脸面。

几乎过了半个世纪,兰帕德的手机才再次振动起来。

“等着我。”

手机弹出的短信明明白白地写着这三个字。兰帕德盯着这些字母,直到它们变成一个个奇怪的符号。

门铃响了,兰帕德难以置信地望着门的方向,他实在想不出会是什么人,杰拉德?格拉斯哥离这里有290英里,除非他会飞。

但流浪者的主教练真真切切地站在门外,裹得严严实实,羽绒外套上挂了细密的水珠。

“外——外面下雨了?”

兰帕德惊愕地看着杰拉德,仿佛他是什么天外来客,过了很久才挤出一句开场白。

“你想我了,所以我要来。就算外面下鞋钉我也要来。”

杰拉德摘掉帽子,一边抖掉上面的水珠一边轻描淡写地说。

还没等利物浦人摘他的手套和围巾,兰帕德就吻了上来。杰拉德戴着手套和围巾,与兰帕德一起滚到了沙发上,后者娴熟地解开那条红色的围巾,亲吻杰拉德温暖的颈窝。

“我还以为我会一直单相思下去。”

“我原先也是这么以为的,如果你没有发那条短信的话。”杰拉德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但这些都不重要了。只要我们爱彼此,并且都深知这一点,那就够了。”


[第二章·危机意识]

2018年8月3日,英国,伯明翰。

还有几个月就满三十八岁的约翰·特里正在阿斯顿维拉的训练场上进行体能训练。

他已经不小了,为了再踢一个赛季,他得比队里的年轻人更拼命地训练。

“喂!JT!”球员通道口,队里的一名助理教练朝特里喊道,手里还拿着特里的手机。

“有人找你,我帮你接了电话。”特里走过来之后,助教一边用奇怪的眼神看着特里一边说。

“谁找我?”特里接过手机。

“呃……他说他是哈维·阿隆索。”

哈维·阿隆索?那个西班牙人?特里记不清了,不过有好多哈维都是西班牙的,这个应该也是。

特里把电话凑到耳边。

“喂?你哪位?”

“哈维,哈维·阿隆索,我找你有事。”

特里倒是一下子就认出了阿隆索那一口带点默西塞德味儿的西班牙英语,他对阿隆索印象很深,尤其是2005年之后。

“退休生活太无聊?那你为啥不去找在苏格兰执教的那位?”

“我就是来跟你说Stevie的事。”阿隆索很正经地说着,但大舌头的西班牙英语让特里不小心笑了出来,“别笑,这事跟你家兰帕德也有关系,我怀疑他们有猫腻。”

“WTF——你是说Frank和Stevie搞到一起去了?”特里大声爆了句粗口,意识到旁人惊异的目光后他迅速跑进更衣室,忍不住又爆了几句粗才过瘾。

“对,你看看最近的新闻,我已经观察很久了。”

特里退出电话界面在谷歌上搜“杰拉德 兰帕德”,跳出来的各种标题党新闻简直闪瞎了特里的24K钛合金狗眼。

“杰拉德兰帕德先后上任,双德同坐教练席”

“兰帕德:我和杰拉德经常互发短信讨论疯狂的教练生活”

“杰拉德:兰帕德能胜任任何球队的主帅”

“兰帕德与杰拉德未来会否合作执教?”

这样的新闻并非少数,特里刷了三四页还有差不多的标题,他怀疑英国这些记者连写稿子都互相抄袭。

“看完了吗?”阿隆索带着一种显然感同身受的语气说。

“怎么几个月不见Stevie就勾搭上Frank了!朋友妻不可欺好吗!”特里气哄哄地在更衣室走来走去。

阿隆索本想吐槽“这句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好像没什么说服力”,但想想待会儿还得合作,把嘴边的话又咽回去了。

“说正经的,我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跑到苏格兰去把Stevie手机里的短信全删了?”

“……不是。”阿隆索默默叹了口气,英国人怎么都那么急性子,“你看,我已经考了教练证,而且在马德里我还认识那么几个人,皇马青年队正好缺教练,我先去带一年,这样不就有借口跟Stevie发短信聊教练生活了吗。”

“那Frank那边怎么办?”

“这个嘛,就得你牺牲一下了……”

2018年10月8日,西班牙,马德里。

哈维·阿隆索指导皇马青训营的小伙子们练习长传球时,他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屏幕上是一条推送新闻。

“约翰·特里宣布从阿斯顿维拉挂靴退役,并将担任球队助教”

阿隆索不动声色地把手机放回口袋,继续给球员讲解长传技巧,只是脸上带了一丝微笑。


【足球诗集】
关于贝克汉姆的种种,关于历史见证的种种。

【Sleep Early】双德(一篇卡了几个月的文)

借用了lof上一位lo主的梗,侵删。

CP:Frank Lampard/Steven Gerrard

设定:高中教师AU,内含嘴炮双雄私货。


PL高中的物理老师Steven Gerrard才三十岁,抬头纹却已经多得像四十岁,他每天不到凌晨三点钟绝不下班——这都是拜他带的利物浦班所赐,教了这么多年也没拿过优秀班集体,愁得他白头发都有了。

与Steven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同样在物理组的Frank Lampard,他带着全年级成绩最好的切尔西班,天天准时下班,还在Steven面前大肆宣扬“我每天睡觉绝不超过十点”。

“Stevie,今天有比赛,还不走?”利物浦班的数学老师Jamie Carragher收拾着东西,旁边等着他的是曼联班数学老师Gary Neville,Stevie忍不住揉了揉眼睛,这两个人关系什么时候这么好了?

“你先回去吧,我还有这么多事呢。”Stevie指了指他办公桌上一大摞卷子和作业本,“明天把比赛结果告诉我就行。”

办公室里的同事一一下班离开,Stevie又开始了熟悉的“全办公室只剩下自己”的时间。

不过,这次是个例外。

“Frank?真是稀客啊。”Stevie看了看表,才七点半,即使对于Frank这样的人来说也不算晚。

而切尔西班主任只是冲他笑了笑,继续低下头工作。

出去冲了一杯咖啡之后,Stevie发现Frank还坐在办公桌前,保持着之前的姿势,而时钟已经显示着十一点。

“还没走?”

“今天事情多。”

鉴于Frank仍旧是友善地笑着,Stevie也不好再问下去,两盏台灯在半夜一同亮下去。

“Stevie?”

Frank的声音蓦地响起,Stevie猛然惊醒,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竟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抬头一看已经十二点,连忙坐起来喝了两口咖啡,下决心在两点之前把卷子批完。

“对了,你刚才为什么突然叫我的名字?”五分钟后Stevie才后知后觉地问道。

“以为你熬夜熬多了猝——”Frank说到一半就闭上了嘴,因为他看到了Stevie快翻到天上去的白眼。

Stevie低下头继续批卷子,困得一直打哈欠,Frank的声音又在对面响起。

“Stevie。”

“什么?”

“晚睡的人死的早。”

“……Frank,其实换成‘早点去睡’不会怎么样的。”

看见Stevie无奈的表情,Frank不无开心地笑出声来。

第二天,习惯于早早来到办公室的Gary Neville推门刚踏进屋,看到了这样的一幅景象:物理组一直被传不和的两个班主任Steven Gerrard和Frank Lampard并肩坐着,都趴在Steven的办公桌上睡得正香。最闪瞎眼的是,Stevie的胳膊环在Frank的腰上,两个人像用胶水黏在一起一样,不知道为什么,Gary忽然觉得这幅场面如此和谐。

“那么,谣言大概是不攻自破啰。”

Gary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冷静地拿出手机拍下这个画面。

由于早上没有课,Stevie和Frank仍旧在熟睡。他们不知道的是,那张照片已经通过Gary和Carra传遍了整个PL高中,所有人都在讨论利物浦班主任和切尔西班主任的“地下恋情”,除了两个当事人。

所以,当Stevie揉着眼睛打着哈欠睡醒的时候,他看到的是所有同事的脸,他们围成一圈盯着两个坐在一起的人,如同校董会派来的打手。

Stevie被这幅景象吓得当场从椅子上摔了下来,于是吵醒了Frank,后者完全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茫然地看向切尔西班的数学老师John Terry,John指了指Stevie,做了个满头问号的表情。

“Stevie,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你是怎么和Frank搞——开始恋情的?”Carra被Gary踩了一脚之后立刻换了个词。

“我们什么时候——”Stevie状况外地看了看Carra,又看了看Frank,突然回过味来,“不不不,你们搞错了,我们不是,呃,爱人。只是我睡觉的时候必须要抱着东西,而当时办公室里只有Frank在而已,真的。”

“老实说,你这借口也就骗骗Carra了……”Gary小声说。

“Frank,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John显然也不相信Stevie的说辞。

“好吧,既然你们想听实话……”在Stevie惊异的眼光注视下,Frank震惊了在场所有人。

“我爱他。”

Stevie的表情在几秒之内从惊讶变成疑惑,又从疑惑变成欣喜。

Gary反应最快,第一个鼓起掌来,Carra过了半秒也略显无奈地跟着Gary拍手,John是最后一个上前祝福他们的,不过他的祝福语实在有点违心。

这段故事一时在PL高中传为佳话,虽然大家都觉得Frank是借题发挥,Stevie是就坡下驴,其实他们早就喜欢对方了。

“你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几年后的一天,Stevie又提起了这件事。

“我当时就是觉得吧,有些事不说出来,一辈子都会后悔。”


【面对空难的英格兰球员们】双德/贝欧/嘴炮双雄

梗:里奥·费迪南德在接受采访时说,英格兰国家队在世界杯被淘汰后坐飞机回国的路上曾经差点儿经历空难。里奥原话:“当时每个人都认为就要发生空难了,我们都哭了”。

CP:双德,嘴炮双雄,贝欧


费迪南德:明明一开始很冷静,但是看到机组人员凝重的表情和队友的表现之后自己也开始害怕,并且明明害怕还要强装冷静显示自己硬汉的一面。

鲁尼:队内最年轻也是最惊恐的人,完全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阵仗,一边尖叫一边带得费迪南德一起害怕。

贝克汉姆:尝试过让其他人冷静下来,无果,心想反正也要死了,死之前得玩个大的,遂趁乱强吻欧文,飞机着陆后在机场被欧文追着打。

欧文:原本已经放弃希望听天由命,被贝克汉姆强吻了之后,为了活到有机会打贝克汉姆一顿的那天,又燃起了生的希望。

特里:由于没有带家属又离兰帕德太远,只好跟坐在旁边的阿什利科尔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阿什利科尔:由于是单身只好跟坐在旁边的特里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加里内维尔与卡拉格:就“飞机更安全还是汽车更安全”的话题争论不休,都出动了自己本地的方言,直到飞机安全着陆也没停止争论。

杰拉德:从开始颠簸时尖叫声就响彻整个机舱,期间夹杂着一连串利物浦方言,经卡拉格翻译后发现是十六种不同的粗口。直到兰帕德从过道另一边过来之后才停止尖叫,但在飞机着陆后就被特里追着打。

兰帕德:英格兰队中唯一真正冷静的人,看到杰拉德被吓哭于是英雄救包前去安抚,由于两个人离得太近,在飞机颠簸时不小心亲到了杰拉德的嘴,但是飞机还没着陆杰拉德就向他表了白,还说自己一直没有找到机会,今天是命中注定。两个人从此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留下蒋特里自己泪流满面。


【足球诗集】
十年罗贝里,十年如一瞬。
比利亚和小白在另一块陆地上重逢。
C罗又刷新了自己的进球纪录,从曼联时期被前辈教育的后辈到现在名满天下的王者,岁月在他身上走的好像格外慢。

存梗(英格兰足球同人)

1.“92班”是曼彻斯特男子乐队,当乐队成员吉格斯和巴特卷入一桩丑闻之后,他们打算让加里去和利物浦某乐队成员杰米·卡拉格谈恋爱,来引开公众视线。

2.英格兰国家队各种AU,如战争,警匪,奇幻等

3.双德,嘴炮双雄的学校教师梗。

4.纯普通人设定的各cp

5.高中宿舍三十题

6.足球三十题


【教练席上的早有预谋与解说席上的一吻定情】

主CP:Frank Lampard/Steven Gerrard

副CP:Jamie Carragher/Gary Neville

预警:OOC。夹带大量Carraville私货。


友谊赛通常不会引起太大的轰动,但德比郡和流浪者的友谊赛是个例外。

“双德教练席再相逢,谁胜谁负?”

“友谊赛在即,杰拉德与兰帕德一决高下!”

“今天《卫报》体育版的标题你看了么?”Frank喝着早茶把一张叠起来的大报纸丢到Stevie身上,Stevie只扫了一眼就皱起眉头。

“什么时候《卫报》也跟《太阳报》一样喜欢瞎编了?他们是不是觉得两个球员的关系就是他们曾经待过的俱乐部的关系?”

“鬼才知道。不过,明天友谊赛你准备怎么布置战术?”

Frank放下茶杯,坐到床上看着Stevie。

“如果你以为我会这么容易告诉你,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Stevie开心地眨眨眼,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一瞬间,属于流浪者队教练的疲态一扫而空,而属于利物浦队长的神采又回到了他的双眼中。

“那么请问杰拉德先生,第一次作为教练和你的男朋友兰帕德先生比赛,你是什么样的心情?”Frank憋着笑把报纸卷起来当成话筒,伸到Stevie面前。

“记者才不会这么问呢,他们又不知道我们的关系。”

“那我认真地问,明天你有什么大计划吗?”

“你会得到一个惊喜的,我保证。”

第二天,友谊赛举行前半个小时。

天空体育台非常重视这次“双德”教练席重聚的比赛,广告部门已经做足了预热宣传,也派了记者和摄影师去苏格兰,还有台里最好的解说员。

“下午好,这里是苏格兰,由Gary Neville,Jamie Carragher和David Jones为您带来这场友谊赛的现场报道。”

听着Jones一如既往的播音腔,Gary暗自翻了个白眼,如果不是都跟“双德”做过队友,这趟苏格兰他和Carra就不用来了。

还好,这次David Jones也在,万一他们跑偏还能有个人把话题拉回来。

“现在双方球员正在场内热身,两位主教练则在球员通道口寒暄,众所周知,他们曾经都是英格兰队的中场球员,也都担任过英格兰的队长。”Jones勤勤恳恳地干着解说员的活,旁边的两个人已经关了麦开始聊天。

“我觉得Stevie最近有什么事瞒着我们,我是说,瞒着我。”Carra一边双眼盯着正笑着和Frank说话的Stevie,一边小声对Gary说。

“什么事,难道他一直心向曼联?”Gary一本正经地开了个玩笑,然而Carra这次完全没有买账。

“不许侮辱Steven Gerrard对利物浦的忠诚。”Carra飞快地说道,他连反驳Gary的时候眼睛都是盯着Stevie的,“但我真的觉得他有什么事没说出来。”

“也许人家当教练太忙了忘了告诉你,毕竟Stevie一直在苏格兰。”

后来Jones很快介入聊天并换了一个话题,Carra似乎也很快把这件事抛之脑后。

半个小时,比赛开始了。

“我们可以看到Gerrard和Lampard充分发扬了友谊赛精神,他们的座位甚至是安排在一起的!这在英国任何一座球场都是绝对罕见。”

Gary一边解说一边回忆起曾经国家队的时光,他看着Stevie和刚进队的Frank迅速熟络起来的时候惊讶极了,要知道,那时候切尔西刚刚在联赛赢了利物浦。

“球进啦!德比郡队的Harry Wilson为球队首开记录!”Carra激动的喊声把沉浸在往事里的Gary吓了一跳,他迅速回过神来,扭头去看进球回放。那粒进球很精彩,但Gary想到的更多的回去以后他们要怎么解析这个球。

之后的比赛其实并没有踢出非常高的水平,于是Carra和Gary又关上了麦开始闲聊,话题主要集中在场下Stevie和Frank的互动上。

“我有种错觉,好像他们举行友谊赛就是为了找个机会叙叙旧。”Gary已经看着两位主教练聊天看了十五分钟了,他相信这不会是在讨论技战术。

“比赛结束后我去问问流浪者的助教,看看他们知不知道什么。”

“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探究——”Gary话没说完,因为主裁判刚刚吹响了宣告比赛结束的哨声。

“全场比赛结束,Steven Gerrard的球队与Frank Lampard的球队最终1:1握手言和,这对于一场友谊赛来说是最合适的结果了,双方主教练此时也站起来握手拥抱——噢我的天!你们看到了吗?”Jones惊叫着,而Gary和Jamie几乎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他们在亲吻对方!Gary,赶紧掐我一把!”Carra难以置信地看着球场边缘。

那里,Steven Gerrard在和Frank Lampard亲吻,后者明显对此事毫无准备,但Carra事后说,Frank脸上的表情不只是惊讶,而且是“既惊又喜”的。

“……这算什么,从行动上表示英超联赛对同性恋群体的支持吗?”Gary无语凝噎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同时随手掐了一下Carra的胳膊。

而看台下面,两位主教练一吻过后深情地拥抱在一起,不仅球迷,连他们的球员都开始围过来鼓掌了。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有事情瞒着我们!”Carra这次真的跳起来了。

这时,Stevie要过旁边主持人的话筒,转身面向流浪者的球迷看台。

“我很抱歉我从来没有公开过我的感情生活,但今天我想是时候说出来了。”Stevie郑重其事地清了清嗓子——

“我爱Frank,他也爱我。”

随着Stevie“爱的宣言”,伊布洛克斯球场的五万名球迷齐声欢呼起来。

连Carra也没理由再生气了,因为Gary趁着所有人都注意力都不在这边的时候吻了他。

“这就是你说的惊喜?”球员通道里,Frank这么问。

“在五万名球迷的见证下公开我们的关系,还有什么比这更惊喜的吗?”Stevie兴奋得像拿了欧洲冠军奖杯。

“我还以为你要干那种在球场里向我求婚之类的事呢。”

“那,就要看德比郡什么时候再和流浪者举行友谊赛了。”


【足球诗集】
曼彻斯特永远是红色的。

【足坛广记·球门助阵】

用《笑林广记》里看到的段子改编了个足球版,于是又拿了老梗出来玩,不是黑,图个乐子,勿喷。


话说那日英超,切尔西大将托雷斯出征安菲尔德,蓝军势颓将败,忽有神兵助阵,反大胜。托雷斯叩头请神姓名,神曰:“我是球门。”托雷斯曰:“小将何德,敢劳球门尊神见救?”答曰:“感汝平昔在训练场,从不曾对我进一球。”


原文:

一武官出征将败,忽有神兵助阵,反大胜。官叩头请神姓名,神曰:“我是垛子。”官曰:“小将何德,敢劳垛子尊神见救?”答曰:“感汝平昔在教场,从不曾有一箭伤我。”——《笑林广记·垛子助阵》